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金冠酒店 >> 正文

【摆渡】同学(小说)

日期:2022-4-16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吃饭前,他和她还谈笑风生,大有相见恨晚之意。

吃饭后,她和他摔杯子扔碗大动干戈叫骂连天。

刘天海是这次同学聚会的组织者,经营着一家小的盆景艺术公司。说是公司,其实就是前店后院的铺面罢了。

他是偶尔谈业务经过梧城这里,因大学毕业二十年未曾办过同学聚会,他自报家门召集在梧城的同学,今晚在梧城金盛大酒店的君子阁请在梧城的同学和他们大学班主任。

这是个仲春的下午,日色温润,云色也温润。金盛大酒店东隅高大的富贵树上,疏疏密密的花,小巧而粉艳,散发出清雅的香气。空坪隙地,停车场错落地停置着奔驰宝马奥迪,最显眼的是一辆劳斯莱斯幻影边上他的吉利,车身还掉了块漆,像道伤疤。

她和他在那辆劳斯莱斯幻影边上,走走停停,停停走走。话也随脚步,长长短短,短短长长。

“刘老板,你把几十年的时间,都丢在盆景里了,采集材料不易,塑山造水尤难,连一个苔斑都培植得活活有生机,宛若自然天成。”

“老板不敢当,就是一个花匠罢了,无非是痴迷而已,居城市而有山林之思,烦恼就少了。”

“你的山水盆景,不像海派、苏派,也不像岭南派、剑南派,但又取各家之长,有了自己的东西。”

“海派、苏派讲究比例合度,手法精细;岭南派崇尚色彩艳丽,大俗大雅;剑南派注重雄与险。皆是地域山形水貌所致。我的呢……”

“一言以蔽之:野、怪、辣、拙!”

“李梅,你出语不凡。行家来的。”

“哪里哪里,我就一业余爱好者,在梧城的谋职,刚来没多久。”

“老同学,以后请多多关照。”刘天海望着李梅,“那这幻影是你的?”

李梅看了那辆幻影一眼后,笑了笑,没说是也没说不是,只是甩一下手中的钥匙,然后拍了刘天海肩膀一下说:“走,咱班主任应该早就到了。”

李梅和刘天海一前一后进入君子阁。大圆桌上,菜品的丰富让刘天海倒吸了一口气,之前自己只是跟金都酒店的经理说一句上最好的菜品而已,可眼前的他能叫出名,像海参鲍鱼熊掌大龙虾,还有那些花花绿绿的就叫不上名儿了;那酒呀也是什么XO,飞天茅台,还有一两瓶刘天海连名字都没听说过。见到这,刘天海不由地搓搓有点出汗的双手,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,频频点头。心里却暗自叫苦,完了这回要出丑了,自己就是当完裤衩也不够一盘大龙虾呀。

李梅呢,她在他们的班主任徐大韩身边大大方方地坐下来,倒杯酒敬徐大韩:“徐处长,晚辈来迟,先敬老师一杯,自罚三杯。”

徐大韩搂着李梅一杯酒下肚,竖起大拇指:“咱班的班花--李大美人有出息了。”

刘天海也颤颤巍巍地上前,低着头:“徐老师,天海也敬您一杯。”

徐大韩扭过头来,看了看刘天海,愣了一下,碰一下,“哦,天海呀。你的方案我看了,不错,很有见地。”

“你为这些盆景节衣缩食,可想过售之于人?”

“也想过,但到底舍不得。”

“我好像在别处见过你的镇店之宝作品--《九龙戏珠》。”

“家里断断续续总有些难事,不知怎么人家就知道了,主动上门给办了。我也没什么可谢,就送个不值钱的盆景吧。”

“什么难事呢?”

“儿子下岗要重新安排工作,老伴儿开刀要找家好医院,……唉!”

“你应该办个展览,这么美的东西,何不让世人共享?展标就写‘别有深意·刘天海盆景艺术展’!”

“谢谢您的赐名,可我不敢奢望啊。”

“就这么定了。天海啊,读大学时,你跟咱李大美人可是我们学校郎才女貌天生的一对啊!”

“哪里哪里,我就土包子一个,哪敢跟李梅李大美人攀亲啊?”刘天海红着脸,说话都结结巴巴起来。

李梅则一直盯着刘天海看,笑而不语,眼神里流露出不可言状的神色。她随即转过身频频跟徐大韩他们碰杯海喝,留给刘天海一个冷艳的背。刘天海根本插不上嘴,没人和他碰杯,尴尬得刘天海恨不得找个地缝钻。

“李梅啊,我真的喝不了,你交代的事就以后再说吧。”徐大韩举起双手合十做出投降手势。

话说够了,酒也喝了。徐大韩站起来,拱了拱手,说:“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。局里有事,我该告辞了。”

说着人影缓缓飘出包间,一下子不见了。不知客人从何处来,到何处去,水流云散,了无痕迹。

刘天海发了好一阵呆,他快步走出君子阁。走廊里空无一人。俗事缠人啊,卓天成叹了一口长气。转身又进入包间,思索该如何去结那一大桌菜的账。

刘天海在徐大韩的位子上看到了他那个熟悉的文件夹,心里一紧,完了,没戏了。

他翻出一本相册,坐下来,细细地看。那里面嵌的都是平生所制的山水盆景照片。《九龙戏珠》、《空山飞鸟》,《孤独》……有的呢,原物还在;有的呢,换了主人。他眼里忽地涌出了泪水,抹了又有,有了又抹……

突然,他身后传来一阵李梅的怒骂:“刘天海,你算什么东西,虚伪,‘借花献佛’这一招用得蛮麻溜的,我错看你了。”只见李梅怒气冲冲地冲进来,红着脸指着刘天海的鼻子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骂,一个杯子“嘭”一声就砸在刘天海面前。

刘天海一时缓不神来,看已恼羞成怒的李梅,怯生生地说:“你怎么又回来了呀?,你什么意思呀你?”

“什么意思?哼,你占了便宜还卖乖,假正经。工程和展会都想占有,你也太狠了你。”李梅见刘天海不温不热的样子,气不打一处,一手拉掉桌布,“哔哩哗啦”,一桌子的碗碟碎了一地。

“李梅,你疯了你,没吃错药吧。不就一餐饭的事,至于吗?我刘天海还出得起,你的那些话我听不懂。”刘天海也来火了,随手把一个烟灰缸甩到一边,谁知它竟反弹磕到他的膝盖,但他眉头都不皱一下,强忍着,“莫名其妙。”

“你……”李梅一跺脚,摔门而出。丢下一地的狼藉和哭笑不得的刘天海。

刘天海做梦都想不到,那一餐饭局竟是徐大韩买单。

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呀?自己请客倒反让自己的班主任买单,说出去不让人笑掉大牙,难怪李梅反应那么激烈反常。刘天海为这事一连几天联系徐大韩和李梅好多次,可不是关机就是忙线中,人不是出差,还是出差,一次解释机会都没有。

完了,事办不成不说,人设彻底没了。刘天海绝望了,这一招够绝的。

想想之前自己的大学班主任徐大韩曾经亲口说他很欣赏自己那件《九龙戏珠》,并表现出十分浓厚的收藏兴趣,可自己却出于私心拒绝了,反而拿去卖给了别人。刘天海懊恼不已。今天的窘境都是自己咎由自取的,不管了,事情已经这样了,听天由命吧!

几天后,刘天海曾经供职的白云公园,来电话邀他去那里举办盆景艺术展,展厅在鸳鸯江畔的“朝阳榭”。说场地费有人付了,海报也贴出去了。

啊?怎么回事啊?刘天海用力掐自己的大腿,还是想不明白这是到底怎么一回事。电话过去再核实,还是那句话:真的,场地费有人付了,海报也贴出去了。

似梦,非梦。如幻,非幻。东西全都卖掉了,拿什么去参展呀。刘天海蹲在墙角抱头拼命扯自己的本来就少得可怜的头发,欲哭无泪啊。没有拿得出手的产品的展会,那是何等的悲催,那个丢人都丢到国际去了。

谁会对自己如此上心,如此在伤口上再捅刀呢?是自己生意上的对手,可这几十年来自己没得罪过谁呀,跟人家红过脸的人都没有啊。那会是谁呢?刘天海把自己能记起的人都在脑海里过一遍,还是没理出个头绪来。

会不会是李梅?徐大韩?是他们在报复自己吗?刘天海都被自己的这个念头给吓出了一身冷汗。李梅?她也没那个必要,况且她还是自己读大学时的前女友。至于徐大韩,更不可能。哎,都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呀。

这阵子,刘天海被这事和儿子老伴的事儿搞得焦头烂额,嘴角起泡,失眠,人都瘦了一圈。

布展的前一天,院门被小心地推开,进来一群搬运工人,交给刘天海一封信,放下好几盆奇山异水,然后笑吟吟地走了。刘天海揉揉眼,妈呀,竟是他此生最称意的几件作品,怎么齐刷刷地回来了?

刘天海急忙地拆开信,一行一行看下去,他哭了。信上说:这些盆景是你平生的心血之作,理应物归原主。我调任贵地不过一年,有人便得知我的业余爱好,喜欢侍弄这些盆玩。或称是自制,求我帮忙鉴赏;或说是交流技艺,以优品换走我的劣作。初未在意,时间一长,便生疑窦,执意追问,方知这些盆景皆来自你的手。你是一位老艺人,解决你的困难,本是各级干部应尽之责,为何不请自来?其意在你的盆景,得之则又为馈赠于我。上之所好,下必投其所好,古人之言甚确。先生之大展别有深意,我定会前来一赏。信尾落款:木子。

木子?这个不土不洋的名字会是谁呢?

木子是谁?从行文口气来看,应是市里一个地位不低的领导。这办展览一事,是他策划的?可市里自己一个熟人都没认识的呀?

开幕式如期开幕,是在一个上午举行的,观者如潮。刘天海没有看见木子的身影,有点失望。

快到中午时,展厅里的人少了,稀了。刘天海累得瘫坐在《九龙戏珠》旁边,猛抽着烟。

刘天海突然闻到一股熟悉的香水味。

抬头一看,一个熟悉的人影从容地走进门来,分明是李梅……

治疗癫痫病哪些方法效果明显
中国专业癫痫医院
小孩有语言障碍

友情链接:

百感交集网 | 辛普森一家字幕组 | 湖南长沙旅游地图 | 预警机事件 | 吉尔达皮鞋怎么样 | 秋空之色漫画全集 | 衣服为什么会发黄